旋风少女,卡姿兰,一人饮酒醉

频道:小编推荐 日期: 浏览:204


​作者 | 刘文

互联网+体育原创 | 转载请留言

2019年1月27日,徐灿封王。与国内众多拳迷深感惊喜与意外不同,拳威四海创始人、助徐灿登顶拳王宝座的卢小龙却表示,那并不是冷门。

“拳击的世界没有冷门,”卢小龙说,“同充满了偶然性的足球比赛不同,拳击靠实力说话。”

这大概能解释为什么卢小龙在告别广告行业,一头扎进体育产业后,选择拳击运动作为自己下许晴女儿一个进军目标。与其说他寄希望于幸运女神的眷顾,或者小概率事件的发生,不如说他更相信实力才是成败的关键。

为职业拳击而来


创立拳威四海之前,卢小龙在广告行业已蒹葭无相经收获了人生上半场该收获的旋风少女,卡姿兰,一人饮酒醉一切:声望、财富和行业地位。如果这就是人生的全部意义,卢小龙觉得有点儿旋风少女,卡姿兰,一人饮酒醉虚。

“从小就喜欢体育。”谈及2016年为何突然转行把自己扔进体育产业的大海时,卢小龙的答案并不让人意外,帕兰巨食人鱼却贵在没有刻意渲染情怀。

2014年,国务院46号文件颁布,体育产业成为了冒险家的乐园。资本、名利、欲望、梦想在那一年都找到了宣泄口,而卢小龙冷眼旁观了两年后,才决定加入这一角逐——人不能总呆在舒适的地方,如果广告行业无法再给予他足够的挑战,他宁可把生命挥霍在对儿时梦想的追逐上。

“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许多人都说过这样的话,卢小龙的特别之处在于,他给我们爱讲冷笑话壁纸自己的交代,很快就梦想成真。

2016年4月,卢小龙创立拳威四海,这家定位于“只做职业拳击”的公司于他而言,既是对儿时梦想的兑现,也隐含着自我证明:当年旋风少女,卡姿兰,一人饮酒醉在广告行业所收张子枫清华附中获的荣耀,得来全无半分侥幸。


两个月后,拳威四海获得WBA(世界拳击协会)授权,成为其在中国市场未来20年中,唯一的商业合作伙伴。紧接着,拳威四海又收获了体奥动力的天使轮投资,卢小龙看到了梦想加速的可能。

6月24日,拳威四海在可容纳一万名观众的首都体育馆,举办了中国有史以来第一场5星级拳击比赛。与它的历史意义一同写入中国职业拳击史的,还应该有这样一句话:“它也是在中国举办的第一场同时产生两条世界金腰带的职业拳击赛。”

但令卢小龙遗憾的是,在中外拳手对决的比赛中,中国拳手输了。

咀嚼失败并不能让中国职业拳击获得长足发展,卢小龙没有停留在对失败的回味和不甘上,而是对症下药,寻粥鬲找破局之道,搭建中国职业拳手的训练体系。

“中国职业拳击运动起步晚,相关职业自制驱狗水培训、打造机制更是无从谈起。”明眼人都能看到的失败原因,卢小龙当然也能看到,他的豪情在于,在看到不足之后,他用行动试图改变现状,一边致力于中国职业拳手的培养和训练,一边放出了“到2023年,拳威四海将培养出5位世界拳王”的豪言。

头把交椅


利用5年时间在贫瘠的拳击土壤打造出5位世界拳王,这话艾莉莉初听起来,让人不可思议,但卢小龙坚信,k1673自己一定能够做到。

与世界上绝肥肥的女儿大多数职业拳手单独训练不同,卢小龙创造性地提出了“拳击战队”的概念。他设想将国内优秀拳手组织在一起,通过集中训练,统一步调,以团队力量带动个人,实现“集团军式”的胜利。

2018年7月,M23训练营成立,这是国内首家世界级职业拳击训练营,缔造者正是卢小龙。

“M23旋风少女,卡姿兰,一人饮酒醉是Mission 2023的缩写。”卢小龙介绍说,它所包含的意义是指到2023年,拳威四海将在中小级别职业拳击领域,至少培养出5位世界冠军,同时在四大拳击组织,所有中小级别彭兴华的前15名中都有中国选手。

“未来我们的拳手除了在中国基地训练外,会走向海外,参加高密度海外训练。”熊朝忠、徐灿等6名国内顶级拳手,以及曾击败过邹市明的前世界拳王木村翔,被卢小龙招至麾下。


熊朝忠(左)徐灿(右)

每天上午2至3小时的体能训练,下午2到3小时的基础训练,一周6天,风雨无阻。

但卢小龙深知训练不能代替实战,因此,他一面照拂拳手的训练计划,一面着手搭建赛事体系。

“拳手们需要足够多的比赛,才能让他们不断地攒积分、打排名、提升自己的比赛能力。”但很长一段时期,国内职业拳击赛事是有钱就做,没钱就不做。卢小龙说旋风少女,卡姿兰,一人饮酒醉,以打造职业拳击赛事为目标的拳威四海,不会采用这种方式做比赛。

“这意味着我们的资金压力,要比别人高很多。”卢小龙打工情歌进一步解释说,受制于拳旋风少女,卡姿兰,一人饮酒醉击运动在国内远未达到普及这一原因的制约,不论是观众,还是政府,都对举办职业拳击赛事热情不高。更多时候,拳威四海必须在市场上寻找资金。

“这是必须趟过的市场初期。”卢小龙说,拳威四海,已经做好了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准备。

自拳威四海成立以来,国内一共只举办过7场“世界金腰带”级别的职业拳击赛,其中6场是拳威四海举办的。


“我们占据了市场份额的85%,”卢小龙说,“在国内,没有比拳威四海举办顶级职业赛事更多的公司了,我们只做头部赛事。”

训练与赛事的不断打磨,在今年一月份收获了第一颗丰硕的果实。

2019年1月,徐灿在美国休斯敦丰田中心击败哈罗斯,成为首位获得WBA金腰带的中国拳手后,人们惊呼,卢小龙一年前所说的“5年内培养出5名拳王”,绝非空穴来风。

“许多人慕名而来,报名参加M23青训营。”卢小龙说,徐灿封王,令拳威四海在米亚冬冬有志于成为一名拳手的群落中,成为金字招牌。卢小龙把他们作为M23青训营第二梯队加以训练。

“不是每个人都能留下来。”卢小龙坦言,在培养职业拳手这条道路上,他必须保证一线梯队的训练资源不被稀释。那里有6位至少获得过洲际冠军的拳手,而其中的4位是跻身世界前15的拳手,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直接向拳王宝座发起冲击。

“和职业足球俱乐部一样,M23将人才分级,鼓励优秀选手晋升,能上能下,尊重强者。”卢小龙认为,这种机制将催生出真正的顶级拳手,行业也因此才能获得进步。

“毕竟,中国市场再大,如果拳手在各杰理通的波浪理论级别的世界排名都在15名之外,那么拳击田苗秀行业的前景,依旧不会太好。”他说。

打造职业拳击“梦之队”


从2016年本子汉化4月成立拳威四海,到2019年培养出第一位世界拳王,当被问及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获得如此高的成就的原因时,卢小龙回答说:“因为拳威四海是真正以现代职业体育的理念来运营职业拳击的。”

同时,他表示,拳威四海获得如此亮眼的成绩,与企业的胸怀有关。

作为国内恢复拳击运动后的首批运动员,刘刚同时还是中国第一位打国外职业拳击赛的拳手。1999年,刘刚退役,成为一名职业拳击推广人,十多年来,他一面致力于职业拳击运动在中国普及、推广,一面也在苦苦寻找与他志同道合的伙伴。拳威四海成立后,刘刚第一时间加入了团队。

“我想刘刚老师是因为看到了我们的志向与胸怀,所以愿意和我们并肩前循化天气行吧!”卢小龙说,“职业拳击在中国的普及和推广,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那注定不会是坦途。事实上,中国职业体育赛事所遇到的种种困难,拳威四海全遇到过。

“我在想,这些问题,我们该如何解决?”当卢小龙偶然看到维宁体育EDP学员招生简章,他觉得在那里也许能找到解决问题的答案。

“闯荡体育行业三年多来,我们的经验都是从实战中得草碧到的。”卢小龙说,体育产业是个宏观命题,如果不能在理论体系上加以完善,那么拳威四海也许还要走冤枉路。

“过去总是在赶路,现在这是个非常好的机会,可以停下来看看过去的经历,也能和体育行业的同行者,和EDP学院的老师一起探讨问题。”卢小龙在报名参加EDP课程学习的那一刻,就想清楚了他最需要什么。

“我欣赏维宁体育提出的‘理论与实战结合’的授课理念。”卢小龙认为,纯粹的理论宣讲是纸上谈兵,但只讲案例又会落入“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的陷阱。

“每门课程都有一位理论专家与一位产业领袖联合教授,对于处在上升期的拳威四海来说,将起到未雨绸缪、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借鉴效果,”卢小龙常常私下里说,“拳威四海的M23战队,其实是一支‘虚漂浮梦之队’。”

卢小龙期待,学习完EDP课程,将课程知识应用在拳威四海未来的商业运营中后,有一旋风少女,卡姿兰,一人饮酒醉天,他可以公开宣布,M23,确实是一支名副其实的“梦之队”。

他相信,那一天不会太远。